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(SOAS)读人类学硕士的中国留学生曾洁(化名)告诉记者,由于罢工,他们下周要交的论文推迟到3月份交了。连续赶了好几周论文的她,暂时松了一口气。“不过,该做的项目还是得做,只是延期而已。”她说。

她也赞成学生向学校讨学费的做法,“学生给学校交学费,‘购买’学校的教育,相当于一种合约。如果在学校没有课上,相当于学校违约了,那学校就应该退给学生。无论是给学生补偿,还是请别的老师给学生上课,学校都应该采取相关措施。现在学校拿到了学生的学费,又要扣罢工老师的工资,学校却对此不作为。”